返回那个他51 (完)(2/3)111  快穿之倾色撩人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庄河请了大队里的几个关系还算好的男人们帮忙盖房。不白帮,给工钱。对没有外快赚的庄稼汉来说多少是个进项,没有不乐意的。

现在则变成了,“听说了吗?庄瘸子要结婚了,新娘是杨树家的妹子。”

结婚了,他们终于结婚了,不必藏着掖着,偷偷摸摸。再忙再累也是高兴的。

“搁我我也不能同意。”

杨国虹不屑的撇嘴,“早说他们有一腿,还跟我赖,切!那么寒碜的男人亏她看的上。”

批的地小,只够盖三间,隔出半间做厨房半间放杂货,一间正房一间偏房,围了院子,辟出一小块地篱笆围了坐菜园。

也有不少人说一些风凉话。庄河只当没听见,该砌墙的砌墙,该上梁的上梁,忙得很。早点忙完早点把小姑娘娶进门,哪有心思去搭理那些人。

他知道,都知道……

各种风言风语满大队的飞,慕倾倾心态放的宽,随他们说去,舌头长在别人嘴巴里,她也管不了。

若不是她的一路披荆斩棘,就没有他今日的好日子。

有人贴到对方耳边小声道:“你说,是不是庄瘸子鸡巴特厉害,把人小姑娘肏服了?”

通俗点解释那就是怕老婆。

“庄河。”

比他以往做的任何一场梦都要来的美,却真实的让他鼻子发酸。


浙中在夏季时常有台风来袭,在慕倾倾看来很有掀翻的可能。庄河安慰说每家都这样,只要不遇上特别凶猛的就吹不倒。

本章尚未完结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庄河吻她的额

别的物件可以凭着结婚证免票购买,如被子,床单,热水瓶此类必备品,前前后后跑了好几趟才算将他们的新房布置妥当。

“多么根正苗红的一姑娘,眼睛被浆糊住了。”

热天下,太阳毒辣的晒。庄河汗衫湿透,在新家收拾打扫,神情满足,每一下都打扫的十分用心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了。”

庄家今天热闹的很,菜是请大堂嫂和几个相熟的妇人来烧的,没条件办酒席,就备两桌过的去的席面,席面整一两个肉菜,请左邻右舍亲戚好友来吃一顿做个见证再发点糖,婚礼也就成了。

于情于理杨林他们也该去帮忙,但他心里存了一口气,愣是没去。庄河理亏在先,也不计较这些细枝末节。他们能松口他就万分感谢了!

当人们听到庄瘸子要娶大队里最漂亮的姑娘杨倾倾时,根本没有人信。

其实,这段感情里真正付出的一直是她。

对方猥琐的笑了,露出一口黄牙,“没准儿。哈哈……”

打家具的木料是找生产队批下,大到床、柜子、饭桌。小到椅子、板凳、筷子。全是庄河自己动手打的。

九月初九宜嫁娶

“我见过那姑娘,我活了半辈子就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。”

给来帮忙的妇人多抓了一把糖果,剩下的也让她们带回去吃。送走所有人,慕倾倾和庄河夫妻俩才算停当下来,皆出了一身汗,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满足。

到了六月,期待已久的地基终于批了下来。

庄稼汉手脚利索勤快,不到两个月,房子就盖好了。土胚墙外抹一层泥,瓦片就算有钱也不敢用,和大多数人家一样,是用的茅草,外搭破油布,再往上压几块石头,屋顶便算成了。

在以往,互相招呼的话题是:“吃饭了吗?”

“听说杨树三兄弟都不同意,没见庄瘸子盖房子人都没去帮忙。”

抹一把额头的汗,他低低的笑,“这一下,真要给她当牛做马了。”

时间差不多了。在杨树的沉默里,在杨林和杨杋的干瞪眼里,慕倾倾果断和庄河去领了证。

慕倾倾给庄河备了一份礼,让他给杨队长媳妇送去。

话音刚落,慕倾倾只觉一股浓郁的男人气息直沁入鼻端,一双臂已经揽住了她,庄河耳边呼吸潮软:“难为你了。”

是牛棚旁边的一块废弃的杂草地,位置偏是偏了点,好歹有了安身立命的地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